告别过去
/ 分类 · 生活 / 2 条评论

告别过去

/ 分类 · 生活 / 2 条评论

凌晨1点从床上爬起来,是因为昨天下午4点左右才入睡。
疫情爆发后,一切都偏离了当初的计划,第一次从父母手中接过了家庭压力的重担,才知道大人的世界是真的不容易。
3月28日,因为老板娘的无理挑刺行为过于明显且频繁,人长期处于郁郁寡欢的状态,决心提出离职。离职在家后,一直在处理自己的杂事,也正是从那时开始,一件件从未经历过的事,开始慢慢发生。
自奶奶脑溢血后,父亲就关了店,把她带回了老家,本以为奶奶病情好转后,父亲会回到厦门继续开店。不曾想,经营了二十多年的小店,因为租用地建筑性质被判定为违章建筑,一时间,整条老街都收到了拆除通告,店铺的重开业成了破碎的泡沫。
不巧的是,母亲就职的宾馆,因为疫情期间无法开业,大量裁员,虽然母亲没被裁,但也被动的接受了减薪,按厦门市最低工资1800的80%发放,扣除医社保后,到手不过六七百,要负担她和我还有弟弟的生活开支,不过杯水车薪。
那阵子的母亲,有些顶不住压力,人一下子就苍老了许多,每天都在计算着,不停的碎碎念,我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
只想着,生活还在继续,家庭不能散。
作为成年人,我决定接过这个重担,尝试着撑住这个家。
奈何,疫情期间,工作实在不好找,太多的公司在裁员,虽然也有公司在招聘,不过都是降薪招人,钱少事多,这对于那时候的家庭状态,是不现实的。
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,时间却不曾暂停脚步,无奈之下,我接受了现实,选择了工资看着不错,却十分辛苦的工厂工作。
4月13日,在母亲同事的推荐下,我进入了工厂,被安排了到了夜班。这是人生里第一次进工厂,第一次上夜班。
起初,不适应夜班,人老是犯困,但是工厂上班又怎会允许犯困,后来,全靠咖啡和能量饮料续命。一天工作12个小时,更别说玩手机了,因为工作内容涉及公司产品商业秘密,所以厂里不允许携带手机到工位。
就这样,车间、无尘服、玻璃、全检、打磨、维修,这些从未接触过的新鲜事物,成了日复一日的生活内容。
新的工作,一切都是从头学起,好在不难,依靠较好的学习能力,我做到了快速上手。
那之后,母亲状态好了很多,觉得日子又有了奔头。
5月8日,陪伴了704天的小丫头,说想要自由,挽留之后,答案依旧,于是决定放手,让她去找她想要的生活。只是那一刻,心也跟着死了。
她的空间签名,改成了“我移平了山海,却发现你在云端”。可笑的是,她不知道我一直奔波在山海之间,就是为了能够尽早的去牵住她的手。
只是迷幻的是,她要我给她三个月的时间,我猜测出了她的想法,后来追问之下,不出所料。
她想要三个月的自由时间,在三个月的时间里,如果她找到了合适的人,她会一声不吭的彻底退出,如果没找到,三个月后,她希望能重新在一起。
看到那条信息的时候,我不禁哑然失笑,她读过的书比我多,可惜在情爱面前,她过于想当然,还是那个思维简单的小丫头。
她不知道她这样的行为,让我的心彻底死了,还一味的以为,我对她的爱,能够在她再回头时,依然不顾一切的去接受。
在经历了奶奶脑溢血,父亲店铺被拆,母亲工资减薪,我进工厂这一长串的事,承担了太多的压力后,我和她说,她是我的动力所在。
那天,我又丢了动力,只剩一地碎心。
要感谢母亲还有兄弟的倾听和开导,以及自己强大的抗压能力,用了两天时间,将自己从这段经历的影响中走出。
压力之下,无心多想。
于是,换掉了Angeiang这个用她的名字去掉首字母的网名,改成了山海葬。
寓意自己的心被她所谓的移平山海,埋在了山海深处。
过了些日子,母亲建议我,换个网名,她说她看着感觉不太好,怕我忘不了她,她不喜欢。
我笑着宽慰她,没事,想开了,真不在乎了。
只是觉得葬这个字眼,的确是不太好。
纠结良久,换成了藏。
虽然结束的仓促突然,但到底还是真心爱过。
去掉了戒指项链红绳这些贴身物件,将一切物件连带记忆都封存了起来,经历过,甜蜜过,快乐过,也算没有什么遗憾了。
就让它藏在山海的深处吧。
6月了,工厂的工资拿了2个月,和预估的有不少出入,并不是很高,身体也有些吃不消。权衡之下,找了份新工作,做配送,面试通过了,还没去入职,这阵子在走辞职流程。新的工作也辛苦,不过没有夜班,工资也更高,也就不在乎那点苦累了。
一直想写写博客记录下这段时间的经历,奈何工作生活事情太多,挤不出时间。
昨天周天,早上8点半下了夜班,去学校走了一圈想回宿舍拿东西,无功而返,回家又忙到下午4点,撑不住打算睡一个小时,不想一觉睡到凌晨1点才惊醒。母亲在隔壁睡着,也不方便继续做事,无事可做,便来实现这个想法,于是有了这篇文章。
现在,可以彻底告别过去,继续生活了。

-THE END-
评论 / Cancel Reply
  1. 阿修罗

    加油少年~未来充满可能性。不论工作,机会,伴侣~

    回复
    1. @阿修罗

      来日方长,来日可期,我对未来还是有信心的

      回复